百年糊涂酒为什么叫百年糊涂?

据史料介绍,晚年郑板桥还在潍县任知县,一次出门踏青,陕西西凤酒:再创新营销方式,走到一处松隐茅舍,迎接他的是位鹤发童颜的老翁,两人相谈甚欢。郑板桥问其尊姓大名,答曰“糊涂老人”。郑板桥相知恨晚,奉为知己,随即挥毫写了四字以赠:“难得糊涂”,想来老者头脑清醒、思路清晰,并不糊涂。当他盖上那颇为得意的“康熙秀才、雍正举人、乾隆进士”闲章,糊涂老人随即落上“乡试第一、院试第二、殿试第三”印章。郑板桥肃然起敬,原来是糊涂老人不糊涂,抛却“探花”归隐于此。郑板桥手书“难得糊涂”,是对其不

迷仕途经济的清醒政见的钦羡,“难得”意谓千金难买,是由衷赞语,故云“难得糊涂”真难得。

其实,郑板桥与“糊涂老人”是同病相怜,心有灵犀。郑板桥的仕途轨迹足资证明:他的“难得糊涂”的赠言,乃是他为官之道与人生之路的自况。乾隆初年,他考中进士后到山东做知县,前三年所管辖的是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“些小”县衙。县里农户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郑板桥这个县太爷无事可干,每天除了喝酒便是画画。三年后郑板桥升官,调任潍县(今潍坊)县令。上任不久便冒杀头危险为老百姓做了一件大好事——那时山东大旱,潍县更是赤地百里,饿殍遍野。郑板桥清楚地知道,能救百姓于危难的只有开仓放粮。但国库放粮,七品芝麻小官是无此权限的。若上报坐等批文,老百姓早就饿死了。郑板桥州官放火,糊涂地决定开仓放粮,老百姓以手加额。县志上评价此事只用3字:“活万人”。郑板桥如此“糊涂”之举,虽没遭皇帝杀头,但被记大过一次。郑板桥心知肚明,“活万人”之实效,使皇帝老子不敢违民心、逆民意杀他的头。由此也可见,郑板桥的糊涂“难得”(偶尔)其实是假糊涂,真清醒。

有诗为证: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;些小吾曹州县吏,一枝一叶总关情。”这首小诗,题在《衙斋听竹图》上,世人耳熟能详,迄今成为历朝反贪倡廉警世之作。也是郑板桥当官为民、情系民间的真实写照。人说“三年清知府,十万雪花银”。郑板桥在山东当知县远不止三年,但他辞官返乡时,全部家当只有三条毛驴:一条驮着他,一条驮书童,一条驮着书。郑板桥是个明白人,他当“些小吾曹州县吏”,能从“卧听萧萧竹”中,读出“民间疾苦声”;《衙斋听竹图》中挺拔的竹竿、摇曳的竹叶,浓墨淡彩,总关民生、民情、民心、民意。他是以竹画传民情,用“六分半书”言壮志。他假装糊涂,大智若愚。《竹石图》题诗: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;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”。更是推心置腹,以诗明志,毫无晦言,绝不糊涂。可见,郑板桥清醒是一贯的,糊涂是“难得”(偶尔)的;明白是始终的,糊涂是假装的。如此而已,岂有他哉?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酒水兄弟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hmsccm.com/toutiao/2539/.html

作者: 5vedi3m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898-888816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email@wangzhan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